《秋晚》创作故事 厦门贰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2022-07-18 18:18   来源: 互联网

秋晚



远山被黛色浸染,落叶在庭中有气无力地飘着,风一刮,便被卷到天边,无影无踪。放眼望去已然没有一丝绿意。

深秋已至。

就连晚霞也带了些仓促,昏黄和树叶的暗黄掺杂在一起,萧瑟得让人作呕。

远处客船的船夫大声吆喝着,这是京城来的船夫,语速极快,听也听不懂。但是她还是伸长了脖子,久久地凝视着,一双剪水眸子移也不移,直到苍穹被墨色染透,月光凄惨惨地在苍穹中露出一个角,她才不情愿地回屋。

“你呀你,都成望夫石了。”小翠赶忙端上刚热好的饭菜,还不忘打趣道。

她笑笑,没有说话。

少时还未嫁人之时,她好诵诗。这么多年过去,她早已忘记许多,只是她还清晰记得,白乐天有作一诗,名为《琵琶行》。

“商人重利轻别离,前月浮梁买茶去。去来江口守空船,绕船月明江水寒。”

夜深时,她会心生愤恨。小翠说,曾听过那京城来的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京城的繁华景象,有最上等的茶楼,无数文人墨客聚集,吟诗作对。商人流连于风月,看见心动的红颜便一掷千金。巷子里都飘着陈年酒酿的香味,路边的店铺陈列着西域来的首饰和脂粉。这样的京城,她的沈喻怎么会记得回来呢?

她又想起了那一年她挽着沈喻的手臂,说要他陪着去城外的郊区,看整山整山的桃花。但是他说近几日事务繁忙,看桃花也不差这一时,毕竟来日方长。

“那我们拉钩!”

“幼稚。”沈喻没有拉钩。

确实是来日方长,长到看不见尽头,也再看不见他。

“来年初春,待我做生意归来,必带金银细软,与你厮守终生。”

梦里沈喻伸出手,抚着她的脸,承诺道。

她却转过身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出来。一直到他的马消失在天际,她才泣不成声。

京都路途遥远,路上多变故,此去经年,他再也没有消息。

“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呀~”

书生牵着老马,慢悠悠地吟着诗。

客栈的老板娘说这片路上强盗多,专抢往来的富商,他这等穷书生嘛,倒是不会被强盗盯上,路上大可放心。可是这段路,死了不少往来的商人,只怕撞见孤魂野鬼。

书生倒是不怕,从京城到江南,一路上他见过不少生离死别,早已看破了生死。哪怕撞见鬼,他反而有意跟那鬼聊聊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呢。

一路上有不少小土包,是那种很草率的孤坟,上面歪歪斜斜插着一个简陋的墓碑,上面写着死者的名字。书生想,人生下来就是很草率的,可能就是男男女女一时兴起云雨,就让一个生命来到世上受苦受难。只可惜死也死得草率,死后的坟塚也草率。

他越想越唏嘘,于是拉住了马,停下了脚步,在那孤坟前拜了拜。想了想,叹了口气,又从行囊中拿出一个白面馒头,掰了一半,放在那坟上。

他才看到坟上那刻的歪歪扭扭的字,什么“沈喻之墓”。沈喻是谁,他自然不知,他想,远方大概还有一个妻子,每天望眼欲穿,等着他回来吧。

如果有缘见这沈喻之妻一面,告诉她别等了,年纪轻轻,早日改嫁吧。

书生叹了口气,又作了一揖,渐渐远去。

老马的尾巴晃啊晃,太阳已经藏在山后,荒败的山上,狂风刺耳。

馒头被风吹得滚到了一边,忽地一片落叶吹来,盖在了“沈喻”二字上。

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……!”

书生的吟咏声响彻山际,渐渐地,也消失在这秋晚的风中。



责任编辑:李编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大众汽车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投诉建议 sitemap

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,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